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

当前位置: 鸡西体育网 >> 中甲

狼血神探二百八十九章故居中的凶器搭配

发布时间:2020-05-21 14:38:48

狼血神探 二百八十九章 故居中的凶器

“坏狼我回来了!”小毛球呼啸着从厨房的窗口钻进来落在烤野鸭旁边,她偷偷看了一眼烤鸭,咽了咽口水把爪子下按着的一只田鼠交给罗格。请大家看最全!

一直在等她的罗格从旁边拿来一把剔骨刀,从被撕开的烤野鸭内侧割下一小块肉,喂给田鼠吃下,田鼠三口两口将鸭肉吃掉,大约十分钟过去后依然生龙活虎。

“这鸭子哪有毒,坏狼又骗我!”小毛球不高兴的白了罗格一眼说。

“别那么着急下结论。”罗格伸手拿过一只小勺,从烤鸭面朝窗口一侧的鸭皮中刮出一小勺油,然后将它灌入田鼠口中,短短的十几秒,田鼠便抽搐着瘫倒在地上,很快七窍流血而死。

“哎呀呀,小老鼠死掉了!”小毛球惊讶的从烤鸭子旁边跳开,像躲避瘟疫一样嫌弃的看了它一眼。

“这次不说我骗人了吧?”罗格带着莉莉丝从厨房里走出来,来到正在等待结果的大族长古斯塔夫面前。

“大族长,”他对古斯塔夫说:“从厨房内的情况来看,我推测凶手是利用吹管穿过窗户,避开厨房内厨师们的视线,将毒液喷射在烤鸭上,萨里夫千夫长吃了有毒的鸭肉后死亡。”

他扫了一眼众人肃穆而悲伤的表情,点燃一支雪茄说:“但他并不是凶手的目标,凶手真正要杀的人,是我……”

在场的人听到他的话都不禁吃了一惊,凯瑟琳从娜拉身边霍然而起,愤怒的说:“真是丧心病狂,这个疯子是不是要把我们全都杀光才算完!”

“我想他的目标只是我而已,”罗格低头吸着雪茄,看着那一缕青烟从雪茄中飘摇而上,他说:“很显然,他一直在关注案子的进展,我对萨姆被杀和军械库子弹丢失的分析他都一清二楚,他开始担心我会发现他的踪迹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古斯塔夫一脸恼怒的问罗格:“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,请立刻告诉我,我一定要把这该死的凶手碎尸万段!”

“大族长稍安勿躁,您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严加防范可能发生的第二次投毒,其余的人尽量不要单独行动,凶手存在狗急跳墙亲手行凶的可能,务必提高警惕。”

罗格说着回头望向哭泣不止的娜拉,对凯瑟琳和丽萨说:“你们两个好好照顾夫人,不要让她单独行动,你们两个也一样,追查凶手的事交给我和莉莉丝,不必担心。”

“至于墨菲,请你陪在大族长身边,我们现在不能确定凶手是否还有帮凶,我们必须提高警惕。”罗格将目光转向墨菲,后者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交代完一切,罗格转身进入厨房,掀开芦苇编织成的窗扇从窗口飞身跃出,他低头看了看脚下松软泥土中留下的脚印,带着莉莉丝沿着脚印向前追踪。

沿着两排泥屋之间的狭长小路,罗格追踪脚印一路向前,他注意到脚印的步幅很小,印痕相当浅,与军械库外发现的脚印非常相似,这让罗格心里一动。

突然,前方的脚印一拐离开了小路,转向了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路,街道上熙熙攘攘的鳄鱼族淹没了脚印的痕迹,罗格站在路口旁顾左右,回头问莉莉丝: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

“那边有味道!”小毛球用翅膀指着左侧的大路说。

“你确定?为什么我闻到的味道在右边?”罗格回头斜着眉毛打量着她,小毛球小脑袋一扬,确定无疑的说:“你鼻子坏掉了!”

“那我们就试试看,先往右边走!”罗格转身向右走,小毛球撅了撅小嘴,气嘟嘟的在他肩膀上趴下。

两人穿过人流渐渐靠近了萨满巫师居住的土地边缘,街道上的人渐渐稀少,罗格在一座孤零零的泥屋前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看左右,发现周围的街道上已是空无一人。

“气味在这里终止了,”罗格低声对莉莉丝说,小毛球不开心的扭过小脑袋说:“哼,才没有,这里根本没有烤肉的味道!”

“闭嘴,小吃货,我就知道你是个不靠谱的向导,幸好我没听你的!”罗格朝她翻了翻白眼,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门口的墙壁说:“有人在吗?”

屋子里空无一人,罗格向莉莉丝使个眼色,用手掀开兽皮门帘迈步走进了屋内,屋子里的空间并不大,除了一张摆满杂物的床,就是满地的瓶瓶罐罐。

罗格小心的从一排排泥罐旁走过,来到床边俯身打量没有铺设芦苇和兽皮毯子的石床,发现床的表面布满了灰尘,看上去已经有很久没人睡过了。

罗格从床上拿起一只泥罐,用手轻轻地敲了敲罐子,听到里面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他小心的掀开罐口的盖子,冷不防一条五彩斑斓的蛇从罐内蹿出,亮出毒牙向罗格咬了过来。

罗格急仰头向后一闪,莉莉丝双眼一瞪将毒蛇定住,她拍拍翅膀飞上前亮出爪子抓住毒蛇的七寸,把它从罐子里揪出来叫道:“好哎,有蛇可以吃了!自从离开了冰雪岛,我就没吃过蛇肉了!”

“你能不能不要把什么都跟吃联系起来,你没吃饭吗?”罗格斜了她一眼说,小毛球理直气壮的说:“对,我中午还没吃饭呢!”

“我倒把这茬忘了……”罗格无奈的拍了拍脑门,从她爪子里抢过那条蛇扔进罐子里,重新将罐子封好放回原处。

他将床上的几个罐子逐一打开,在其中发现今天就写到 关键词的选择了。因为空间和域名都有了了一些几公分长的小蜥蜴,另一个罐子里装有一些硬币大小的青蛙。

罗格指着这些色彩艳丽的青蛙对莉莉丝说:“看,这就是箭毒蛙,它们拥有最致命的毒素,不过必须要见血才有用。”

“那也就是说我可以吃它们咯?”小毛球好奇的看着罐子里的青蛙说。

“只要你确定自己没有胃出血就行。”罗格在她的小嘴上弹了一下,把她前伸的小脑袋弹开,将装有箭毒蛙的罐子重新封好。

他拿过第三个罐子,将罐口打开后把脸躲开,然而里面并没有跳出什么东西,也没有任何声音,罗格小心的探头朝里面看去,却发现里面有一根浅褐色的木管。

“就是这个!”罗格兴奋地伸手将木管取出,送到鼻子旁闻了闻对莉莉丝说:“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,这上面还残留着毒液的气味,我们找到他了。”

“我还是比较喜欢烤鸭的味道。”小毛球幽幽的说。

罗格不理她,将那根木管翻来覆去看了一遍,在它的表面发现了一行小字,就在罗格努力辨认它们的时候,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,他急忙将木管藏在身上,快速将罐子封好放回原处。

刚刚直起腰,门帘就被人掀开了,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罗格的眼帘,鳄鱼族大巫师手扶着门框与罗格彼此注视,不行了良久的沉默后,大巫师问:“罗格先生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。”

“您知道萨里夫千夫长的事了吗?”罗格平静的看着大巫师问。

“我听说了,”大巫师轻轻地叹了口气,迈步走进屋内,双手拄着图腾拐杖看着罗格说:“那么,你现在打算向大族长控告我了吗?”

“为我镇基层干部队伍增添了新鲜血液这间屋子是您的吗?”罗格环顾四周的瓶瓶罐罐问。

“是的,这是我还没当上大巫师之前的住所,我现在已经只把它当做储藏室了。”大巫师用眷恋的目光打量着屋里的每一件物品说:“这里有我很多的回忆,现在想起来还令人感觉非常怀念。”

“把这样一座充满回忆的房间拿来做存放杀人凶器的地方,可真是一种亵渎。”罗格耸了耸肩说。

大巫师微笑着摇了摇头,转过身面对大门,回头对罗格说:“看来你已经找到你要的证据了,那么我们最好现在就去见大族长吧。”

罗格轻轻的点了点头,迈步跟在大巫师身后走出泥屋,当他走到门口看着帮自己掀开着门帘的大巫师时,突然微笑着问:“你为什么这么希望我向大族长控告你呢?从我们第一次见面,你就在暗示我你是凶手。”

“因为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夙愿,一切都该结束了,我已年老力衰,死不足惜了。”大巫师不慌不忙的放开了门帘,转身迈着轻缓的步子向古斯塔夫住所的方向走去。

“莉莉丝她的特殊能力也是与奈斯的武器密切相关的。,留在这里监视,如果有人靠近记住他的样子,不要被发现。”罗格回头轻声叮嘱,小毛球点头答应,拍拍翅膀飞到对面的泥屋屋顶上躲了起来。

罗格跟着大巫师一起回到古斯塔夫的住处,大巫师当面向古斯塔夫承认了自己就是杀死萨姆和萨里夫的凶手,古斯塔夫听后震惊不已,又惊又怒的询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“还记得吗,当年就是你夺走了我的大族长之位,这个理由还不够吗?”大巫师平静自若的笑道。

“如果还不够的话,我可以告诉你,这几年来你在战争中死去的儿子,都是我杀的,我想我不需要再向你挨个说明我杀他们的手法了吧?”

“你这个老混蛋!”古斯塔夫咬牙切齿的指着大巫师骂道。

“你说得对。”大巫师一脸从容的微笑点头,让古斯塔夫一肚子怒气哑了火,他恼恨的瞪了他一眼,喝令士兵将大巫师押入大牢,当晚押往行刑台处死。

“大族长,”一直在旁沉默不语冷眼旁观的罗格,在大巫师被押走后对古斯塔夫说:“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问您,大巫师的本名叫什么?”

古斯塔夫愣了一下,诧异的说:“他叫萨利姆,怎么了?”

罗格听后眼睛滴溜溜一转,微笑道:“我明白了,请您再帮我一个忙,给我一份名单……”

本书来自:

贵州白癜风专科医院
廊坊癫痫病医院咋样
心肌梗塞有哪些症状
主动脉粥样硬化能治吗
中医词霸
佛山白斑疯医院
友情链接